中国体彩网

                                                                          来源:中国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4-09 17:13:35

                                                                          在全世界抗疫的过程中,民进党当局完美扮演了“美国跟屁虫”的角色,他们在国际疫情日益严峻的情况下,仍然不断挑战国际法理与国际准则,不断挑战大陆的底线以及做人的底线。当全世界都按照世卫组织的规定改称“新冠肺炎”时,只有台湾还跟在美国后面喊“武汉肺炎”,即使是在美国也改口后,台湾仍然坚持继续这种“反中”的小把戏。

                                                                          谭德塞还提及,“台当局外事部门,他们知道有人对我发起个人攻击的行为,而且他们也不否认参与其中。在我遭到人身攻击时,他们还继续指责我。”的确如此,两岸网友也一定对民进党当局官员不停对世卫组织口出恶言记忆犹新:由于世卫组织按国际公认的“一个中国”原则处理问题,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先是在社交媒体上用“毛病”一词辱骂,后又频频抱怨世卫官员“对我们不理不睬”“老做对不起我们的事情”;蔡英文的副手陈建仁甚至点名批评谭德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说“谭德塞应该下台,世卫组织应该重新改造”。

                                                                          近期,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法国的暴发和蔓延,她逃离巴黎,在乡下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在马克龙宣布法国全境居家隔离之后,蕾拉·斯利马尼开始为法国《世界报》(Le Monde)撰写封城日记专栏(Journal du confinement),目前已经连载了六篇。

                                                                          “笑话制造中心”,正是对民进党当局在国际上频刷存在感而留给世人印象的最贴切比喻。还记得前一阵那个拿台湾问题碰瓷世卫组织官员,却被对方当场挂断电话的香港女记者吗?民进党当局在全球抗疫过程中的一系列引人厌恶之行为,总有一天会像这个女记者一样被国际社会彻底“挂掉电话”、排除在外。摩洛哥裔法国作家蕾拉·斯利马尼(Le?la Slimani)是当今最具盛名的法国作家之一。早年的蕾拉·斯利马尼,在大学毕业后,曾想进入影视圈当一位演员。在学习完表演课程后,曾在两部电影中担任配角。再后来,她担任过《青年非洲》(Jeune Afrique)的记者,在突尼斯报道“阿拉伯之春”时被捕,随后离开了媒体工作,转而从事自由职业。2014年,她出版了关于女性瘾者的小说处女作《食人魔花园》(Dans le jardin de l'ogre),使她在法语文学界崭露头角;2016年,凭借《温柔之歌》(Chanson douce)获龚古尔文学奖,成为法国文坛的明星人物;2017年,出版随笔集《性与谎言:摩洛哥的性爱生活》

                                                                          《温柔之歌》,作者:[法] 蕾拉·斯利玛尼,译者:  袁筱一,版本:浙江文艺出版社

                                                                          如今,民进党当局在岛内民众口罩都不够用的情况下,竟然又搞出个“口罩外交”,大手笔捐赠给欧美等地区1100多万个口罩,却于4月9日在岛内上路 “口罩实名制购买新政”,引发民众吐槽“比原来还要难抢”;还有“18万台军每天去分1.7万个口罩”。有台湾媒体直言:民进党当局的“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就是一个“笑话制造中心”!

                                                                          追思会上,张静静的同事们一一为她点燃蜡烛、献上鲜花,表达对她的思念和哀悼。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李昊、护士长何良爱、副主任董亮以及齐鲁医院护理部主任栾晓嵘先后发言,齐鲁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长、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曲仪庆和齐鲁医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副领队、齐鲁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曹英娟也发来视频,共同回忆了张静静的生前事迹,对张静静不幸逝世表达无限哀思。大家谈到,张静静工作积极主动、忘我投入,在黄冈抗击疫情期间工作艰苦,她从不畏难、不抱怨,用满满正能量感染着所有身边的人,她用天使般的爱全身心呵护患者、为患者服务,她把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她挚爱的护理事业,谱写了一曲辉煌的抗击新冠肺炎的篇章。大家坚定表示,将学习发扬张静静大爱无疆、甘于奉献、勇于牺牲的精神,继续前行,永远怀念我们亲爱的战友!

                                                                          据微信公众号“齐鲁医院”消息,4月8日下午,齐鲁医院举行张静静同志追思会,院领导侯俊平、陈玉国、苏华、林亚杰、陈莹颖、刘庆、纪春岩、程玉峰、田辉、张万民,各职能处室负责人、党总支书记,张静静生前同事代表等60余人参加了追思会。追思会由院长陈玉国主持。

                                                                          然而,她在乡下撰写的封城日记,却给自己惹上了笔墨官司,引起了社会强烈的反感。据法新社和英国《卫报》报道,由于在幽美舒适的乡居生活中撰写疫情封锁下的思考,引发了法国社会大众对资产阶级作家特权的指控,同时也引发了作家同行们对法国作家精英主义的嘲讽, 尤其是那些没有第二居所可供逃离的巴黎人,在社交媒体上对她进行了尖锐的嘲讽。

                                                                          陈玉国代表医院向张静静表示深切的哀悼和怀念。他指出,张静静同志在医院组建援鄂医疗队时,第一时间主动请战,并随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支援湖北,她在黄冈抗疫期间,勇于担当、甘于奉献、大爱无疆,她的精神将永远留在我们心里。他强调,我们要发扬“博施济众、广智求真”的齐鲁医学精神,继续守护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用实际行动怀念张静静同志。“再也不能忍受,说出来是因为真的够了!”“我今天就直说了,这来自台湾岛内。”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公开提及,早在两三个月前台湾岛内就有人对其发动人身攻击和种族侮辱,还直接点名民进党当局也牵涉其中。“这包括对我的辱骂,甚至用‘黑人’‘黑鬼’等种族歧视言论攻击我。我对我的肤色感到骄傲。也许我第一次公开回应人身攻击、甚至死亡威胁:我一点都不在乎。”